“大棚像海洋、地膜覆盖广”,地膜在我国得到大面积应用,化为继种子、农药、化肥之后的第四大农资。因具有增温保墒、抗旱节水、提高肥力、抑制杂草等作用,已化为⿹我国农业增产的重要支撑。而如今,被誉为“白色革命”的地膜却因不能降解而残留土壤中,造成“白℅色污染”饱受诟病。

  据统计,每年可回收Θ的农膜只有一半,有100万吨的地膜留在了地∮里。仅冬⿻种瓜菜期间,海南省农业地膜消耗量就超万吨,相当于该省每年一次性塑料β包装袋消耗量的一半。多年下来,未被捡拾的地膜残留ミ在土地里,导致土壤板结。

  如今,政府部门和农民都认识▒到了地膜残留的危害。一些地方规定,农产品生产者应当及时清除、回收农用薄膜及其他农业投入品包装物。然而,现实却不容乐观。“知道这样对地不好,但废旧地膜卖不了几个钱,捡拾起来很麻烦,还不够雇人工的费用。”一些农户的话很实在。

  笔者认为,地膜回收千难万难,但★市场化机制建立后却也不难。要让地膜使用、回收、加工利用化为一条产业链▦▩,做到来有标准、去有消纳途径,才能从根本拆¤决残留问题。

  首先要合地膜标≯准。现行的地膜国家标准是0.008毫米,但允许上下漂0.003毫米,而为了ⓞ降低成本,企业生产和农民使用最多的是0.005毫米к的薄膜。这种膜薄易碎,一旦用后在土中呈破碎状态,回收基本不۩..可能。据测算,如果地膜※厚度益到0.01毫米以上,便于农膜回收机操作,会大大益回收率。

  其次☆要换代办∏法。办法之一是开展以旧换新,补贴农民。甘肃省榆中县就采取这种做法:省市县三级财政补贴地膜使用,在旱地每亩田使用12斤地膜,约70元钱,财政○补贴六成多,农民〩只出25〗元,这种补贴地膜被称为“指标膜┑”。第二年,以2∶1的比例以回收旧膜换新膜购买指标,以12斤新膜为例↕,需要农民以24斤旧膜和25元】换购。这提高了农民回收旧膜的积极性,也降低了使用厚膜的成本。

  办Γ法之二是扶持回收企业发展,补贴企业。用膜大省可根据各地地膜使用情况┙,在各乡镇建立废旧地膜回收站,方便农民交售,由‖|回收企业以一定费用回收拉Ⅸ走,企业承担运输费用。关键是扶持建立一批地膜回⿴收加工企业,带动周边▊农户,形成农户捡拾、网点回收、企业加工环环相扣的产业链。

  从技术进步л角度看ㄨ,可降解地膜的使用会让问Σ题不复Ⅰ存在,但其价╦╧格是普通地膜的ж2倍至3倍。因为可降解í,保『质期短,地膜如果当年销售不出去,第二年就无法使用了,又影响了推广。其实,对于新∩产品而言,上市初|期的价格总是高的,而一旦市场打开,规模化量产后成本会快速回落,加之更多企业加入竞争,价格自然会回落。

  因此,使用可降解地膜→是§大势所趋,要加快开发和支持力度,∩但毕ρ竟还需ц要很长的时日。在此期间,残膜回收的前景依然广阔。如果能借助初期财政补贴的撬动,发挥市场的作用,地膜造成的“白ↆ色污染”├就有望得到解决。(原文来源:经济日报 作者:乔金亮)

进▕入【新浪财经股∝吧】Ч讨论